欢迎访问医疗资讯网!
手机版

主页 > 医药知识 > 内容

糜蛋白酶能不能雾化吸入?

发布时间:2020-10-09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次数:

  关于糜蛋白酶能否用于雾化至今仍有争议。
  首先说说雾化,雾化临床应用广泛,是呼吸道疾病或咽喉科疾病治疗的常用给药方式。再聊聊糜蛋白酶的药理作用,糜蛋白酶可使痰液中纤维蛋白和黏蛋白等水解为多肽或氨基酸,使黏稠痰液液化便于咳出,对脓性或非脓性痰均有效。
  那么,是否药理作用符合就可以用于雾化呢?
  辩论赛即将开始……
  正方1辩
  药品说明书
  个别厂家的注射用糜蛋白酶说明书中确有雾化吸入的用法记录。
  【用法用量】喷雾吸入:用于液化痰液,可制成0.05%溶液雾化吸入。
  反方1辩
  《成人慢性气道疾病雾化吸入治疗专家共识(2012年)》
  α-糜蛋白酶:多肽酶,没有证据表明可以吸入中小气道产生治疗作用,此外也没有配伍相关的药理学研究数据,禁用超声方式进行雾化治疗。
  正方2辩
  《新编药物学(第18版)》
  喷雾吸入:每次5 mg,以0.9%氯化钠注射液配成0.5 mg/mL浓度溶液使用。
  反方2辩
  《雾化吸入疗法在呼吸疾病中的应用专家共识(2016年)》
  α-糜蛋白酶:无雾化剂型,对视网膜毒性较强,雾化时接触眼睛容易造成损伤;遇血液迅速失活,不能用于咽部、肺部手术患者;有报道该药对肺组织有损伤,吸入气道内可致炎症加重并诱发哮喘。故不适合雾化。
  正方3辩
  《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临床用药须知2015版》
  雾化吸入糜蛋白酶2-5 mg,溶于氯化钠注射液20-40 mL,雾化(超声或蒸汽)吸入,一日2次。
  反方3辩
  《雾化吸入疗法合理用药专家共识(2019年)》
  不推荐传统“呼三联”方案(地塞米松、庆大霉素、α-糜蛋白酶)。“呼三联”药物无相应雾化吸入制剂,无充分安全性证据,且剂量、疗程及疗效均无统一规范。
  ◆中立方代表发言◆
  《雾化吸入在咽喉科疾病药物治疗中应用专家共识(2019年)》:
  注射用糜蛋白酶可使脓性或非脓性痰液液化,易于咳出,既往经验性应用于咽喉部炎症疾病,可制成0.05%溶液雾化吸入。超声雾化后糜蛋白酶效价下降明显;可引起组胺释放,导致过敏反应,因此目前临床逐渐不再采用糜蛋白酶进行雾化吸入治疗。使用注射用糜蛋白酶超声雾化吸入时须注意:
  时间宜控制在5分钟内;
  如引起过敏反应,应立即停止使用,并用抗组胺类药物治疗。
  其实不支持糜蛋白酶雾化吸入的反方代表并不是否定糜蛋白酶的药理作用,而是因为没有雾化剂型,不推荐注射用糜蛋白酶雾化吸入的反方代表出奇一致均认为静脉制剂并不完全适用于雾化给药,静脉制剂中含有酚、亚硫酸盐、亚硝酸盐等防腐剂,吸入后可诱发支气管哮喘。
  生活中超说明书给药途径给药还是比较常见的,甚至时至今日还会有一些乡村卫生所会在你腹泻时,无论你是否是细菌感染引起的,都会让你“干”一支庆大霉素一饮而尽,挫挫你肠道中细菌的锐气,以儆效尤。
  还有传统“呼三联”中的庆大霉素注射液雾化等等,这些“老疗法”用得久不代表用得对,虽然曾经的耳鼻喉科教材有推荐过庆大霉素+地塞米松雾化的组合,但随着医疗进步与发展,《耳鼻喉头颈外科学》(第九版)教材中已经删除了此项推荐。传统的“呼三联”已成为过去时。
  药物制成不同的剂型是为了达到最佳的治疗效果,根据不同的给药途径,加工成不同剂型供给临床使用。我们要让不同剂型的药物各司其职,注射制剂不是雾化制剂。也要尽可能避免那些“偏方”,什么喝注射液啊,片剂压碎涂抹呀等。
  回归到本文,如果为了祛痰,无论口服还是注射我们可以选择的药物很多,如溴己新、氨溴索、标准桃金娘油、桉柠蒎、羧甲司坦、厄多司坦等,如果你说你就想雾化,那国内用于祛痰的雾化制剂有乙酰半胱氨酸,这么多可选择的药物和剂型完全没必选择超给药途径来选择用药。
  参考资料
  [1]. 糜蛋白酶药品说明书
  [2]. 陈新谦新编药物学/陈新谦,金有豫,汤光主编.—18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8
  [3]. 国家药典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临床用药须知化学药和生物制品卷(2015年版):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17.9
  [4]. 成人慢性气道疾病雾化吸入治疗专家组. 成人慢性气道疾病雾化吸入治疗专家共识. 中国呼吸与危重监护杂志, 2012, 11(2): 105-110.
  [5]. 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雾化吸入疗法在呼吸疾病中的应用专家共识》制定专家组.雾化吸入疗法在呼吸疾病中的应用专家共识[J].中华医学杂志,2016,96(34):2696-2708.

 
  [6]. 中华医学会临床药学分会《雾化吸入疗法合理用药专家共识》编写组.雾化吸入疗法合理用药专家共识(2019年版)[J].医药导报,2019(2):135-146.
  [7]. 徐文,董频,谷庆隆,等.雾化吸入在咽喉科疾病药物治疗中应用专家共识[J].中国耳鼻咽喉头颈外科,2019(5):231-238.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妇幼保健
健康养生
两性健康
奇闻异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