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医疗资讯网!
手机版

主页 > 药品资讯 > 内容

廉价救命药氨苯砜片停产!寻药之旅何处是尽头!

发布时间:2021-06-07   来源:网络 浏览次数:

国家药监局药审中心官网数据显示,目前持有氨苯砜片生产注册批文的药企一共四家,分别为上海信谊天平药业有限公司、昆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广州白云山光华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广州白云山花城药业有限公司。然而,健康时报记者一一致电上述四家药企了解到,氨苯砜片均早已停产。

廉价救命药氨苯砜片停产!寻药之旅何处是尽头!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法国、德国、新加坡每年每100万人群发病率仅为 0.52、0.22、0.26,” 据一篇发表在《国际皮肤性病学杂志》的文献显示,而由于临床上极其罕见,中国尚无关于该病的流行统计学数据。

“为了治疗,我的孩子还在用着过期药,而很多病友甚至过期药都用不上,” 李瑗感叹,线状 IgA 大疱性皮病患者的寻药之旅漫漫,不知道何时是尽头。

廉价救命药氨苯砜片停产!寻药之旅何处是尽头!
氨苯砜片,受访者供图。

用上药之前,经历了“至暗时刻”

“豆豆是2019年5月1日发病的,最先只是两只手臂上有对称的环状疱疹,后来身上也长。” 根据李瑗回忆,在用上氨苯砜片之前,两岁半的豆豆经历了 “白蛋白指数跌至29”的至暗时刻。

据李瑗透露,一开始,南阳市当地医院皮肤科门诊医生的诊断是“虫咬导致的皮炎”,此后三天也都是采取针对普通皮炎的疗法。但豆豆的病情发展迅速,5月4日,李瑗再次带着他前往医院时,红斑和串珠样的疱疹已经蔓延至豆豆全身。

“接诊的医生看到才三天就发展成这样,也着急了,于是把我们的病历都交给了皮肤科主任,后来主任看了之后认为有三种可能:天疱疮,疱疹性皮炎,或是儿童线性IgA大疱性皮病。”据李瑗回忆,经皮肤科和儿科联合会诊后,豆豆被确诊为单纯性疱疹收治入院治疗。

“但治疗并未取得效果,孩子身上的疱越来越多,有些地方开始溃烂,总蛋白指数49.4,白蛋白则只有29,远远低于正常值,医生找到我,说情况很不好,要进重症监护室,如果还是没有药治疗的话,要做好心理准备。” 李瑗说。

抱着“尽力试一试”的心态,当时的皮肤科主任召集了皮肤科、儿科全科的医生,同时联系了自己的导师,再次进行大范围联合会诊。这一次,豆豆才最终被确诊为儿童线状IgA大疱性皮病,线状 IgA 大疱性皮病(LABD)是一种累及皮肤和黏膜的慢性获得性自身免疫性表皮下大疱病。

“皮肤科主任告诉我,这个病这么久了他只见过1~2例,治这个病的特效药叫做氨苯砜片。”李媛回忆,与此同时,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坏消息和好消息:坏消息是医院乃至全国的医院都没有这个药,好消息则是还有多年前1位线性iga大疱性皮病患者用剩半瓶的氨苯砜片,但是也已经过期了。

5年前列入急需短缺药品,生产企业仍停产

“现在我还是每天下班后,花大量的时间在网上寻找病友,我们是一群报团取暖的人。我想‘少人用’,不应该成为我们这部分少数人无药可用的理由。”李瑗告诉记者,他们仍然在期待在不远的未来,氨苯砜片能恢复正常生产。

2016年,原国家卫计委发布“2016年临床必需、用量小、市场供应短缺药品定点生产企业招标公告”,列入清单中的短缺药品就有氨苯砜片。

临床急需,为何企业又不愿生产?

一位不愿具名的药厂质量部经理陈生告诉记者,“这个药上市之后就是卖两三分钱一片,十年过去了,成本和员工的工资都涨了好几倍,药的定价还是几分钱一片。我还记得2016年时,这款药一瓶大概65元/瓶,摊下来6分钱/片,成本都赶不上”。

“卖矿泉水都比卖这个药赚钱,药企没法再做这个亏本生意。”陈生透露,其所在药厂曾是氨苯砜片的生产厂家之一,但氨苯砜片早已于2017年起就已被划出生产目录。

当问及未来是否可能会恢复氨苯砜片的生产时,陈生坦言,“应该很难了。”

在看不到头的寻药之路上,一些“非常规的” 购药渠道出现在了线状IgA大疱性皮病视野里。

“网上有留言说有印度仿制的氨苯砜片的个人购买渠道,最贵的2000元/瓶,有病友买到的,我也想过联系,一看到这样的消息就马上留言,但都没有得到回音。” 李瑗说。

而据另一位线状IgA大疱性皮病患者小果(化名)的自述,除了印度仿制药,市面上还有一种没有批文的氨苯砜片可买,“这个渠道比印度仿制药的好找,包括我在内,不少病友都用它控制病情。”

小果发来的氨苯砜片产品图显示,该药品生产厂家为上海第十一制药厂。但记者于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上并未查询到“上海第十一制药厂”相关注册信息。

随后,根据小果提供的联系方式,健康时报记者联系上药品销售人员。“我们这个药现在确实没有批文,但是是市面上已经卖了很多年的药。据我所知,氨苯砜片国内目前只有这一家在生产,买一瓶的话是950元,如果买得多,可以便宜一点。”

有批文的早已停产,没有批文的能不能用?

“我知道它没有经过正规质检,但是相对于忍受无药可用的绝望,我愿意选择没有批文的救命药。它可能是我们这些没有选择的患者,当前最好的选择了。”小果说。

李瑗心里也有过矛盾,甚至尝试买过一瓶,但用药没两天,豆豆两颊上开始起疱,于是李瑗不敢再用这个药做实验。不过,按照现在的用量,豆豆每个月仍需服用1片氨苯砜,留给李瑗选择的余地并不多。

目前,李瑗手里就连过期的氨苯砜片,也只剩下了3片。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妇幼保健
健康养生
两性健康
奇闻异事